10.第 10 章(1 / 2)

江?月没有回应对方的话,感觉刘芸的脚步越来越近,停在他的背后,然后一双手扶上他的腰。

“你不怕别人看见吗?”江?月嗤笑,却并没有动作,任由刘芸的手在自己的背部游走,然后攀上肩膀。

“我怕什么?我不过是跟继子叙叙话而已~”继子两个字,她咬的挺重,语调也是微微压低,十足的讽刺。

“想不到我们有一天还会见面,还是以这样的身份,你说,这个世界是不是特别有意思?”说完,刘芸吃吃地笑起来,声音不大,却含着一股疯魔的味道。

江?月终于将手里的烟掐掉扔在地上,回身对着刘芸,“有什么可奇怪的,活着,不就是见证各种不可能吗?”

说完,毫无风度地扯开刘芸的手臂,准备进去。

“你喜欢江?年?”突然,刘芸问出这句话,江?月一下顿住,没有反驳,也没有转身。

“呵,还真被我说中了。”刘芸有些得意,从江?月的背后绕到他面前,“知道吗?爱一个人是藏不住的。”

“你想说什么?”江?月终于出现不耐烦的表情。对,在此之前,他是无所谓,不在乎,而此时,他是厌恶,无比厌恶面前的女人。

“江?年应该还不知道,你这个名义上的弟弟对他抱有这种龌龊的思想吧。如果他知道了,该是有多恶心!”

“你威胁我?!”江?月一把抓住对方的胳膊,将她推到阳台门边。力道有点大,撞上去时,刘芸明显忍不住痛呼出声。

“看来你是真急了,可是怎么办,我觉得很好玩~”刘芸看着面前的男人,觉得此时此刻,他的眼里,只有自己,这种感觉真的是太爽了!

“你…已经有自己想要的一切,还有什么不满足的?”江?月不明白,这个女人已经过上了自己想要的生活,为什么还要他不得安宁?!她凭什么!

刘芸似乎歪头想了下,笑起来,一双眼睛风情无限,“当然是为了看你着急看你抓狂,看你伤心看你绝望~想想就知道多有趣!”

“你疯了!”江?月不想再理会这个疯女人,松开她想进客厅。结果刘芸一把抓住他,整个身体贴上去,嘴巴附在他的耳朵边,“想不到有一天,你也会真的爱一个人,真可笑!”说完笑起来,好像是听到一个特别大的笑话,最后笑出泪花来。

江?月没有时间看她发疯,直接走到楼梯口等江?年。大约半个小时后,江?年才从上面下来,看见他在下面,忍不住说,“你怎么不去客厅沙发那里坐着等我?”

“我们可以走了吧?”江?月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,而是急于出去。

江?年点点头。

两人出来的时候,江?年能明显感觉到江?月的心情很不好。可是他上楼之前,明明还好好的,虽然没有很高兴,可是心情还算不错。怎么一会功夫,就黑了脸呢?

“要不要去喝点酒?”江?年问,看他这样子应该也不想回家。

江?月点点头,心里有些烦闷。

“有什么事情可以跟我说说,说不定我还可以帮你,毕竟我是你哥。”虽然不是一个母亲,可是血缘关系这个东西,还是很微妙的。

江?月侧头看了眼身旁正专心开车的人,从眉眼一直看到下颚,有点舍不得移开眼。早在三年前,他就喜欢上了这个男人。那时候他还不知道这个人是自己的哥哥,心里满怀希望和期待,感觉自己阴暗的沼泽地里,终于有阳光照进来。

可是后来,这个梦破了,这个男人变成了他最不能触碰的禁忌。他痛恨他们身上的血缘,可是如果没有这个血缘,他连认识他的机会都没有。这个男人不过是因为这血缘,来到千里之外的加拿大,来接这个他名义上的弟弟而已。

一切是多么的可笑!

江?年半天没有得到回应,侧头看了眼副驾驶位上的江?月,却不想正撞进对方的眸子里,漆黑深沉,像是月光下的深潭,一股异样的感觉从他心里升起。

江?年还没来得及从这目光里读出些东西来,对方已经转头看向窗外。一时二人都没有开口,只听得到窗边呼呼作响的风。

半响,江?月说道,“哥,我有点累了,就不去喝酒了。”

”好,那送你回家。“

车到江?月家楼下时,江?月已经在副驾驶上睡着了。江?年摸出烟,轻轻推门下车,站在不远处抽烟。从他的位置,刚好能看到副驾驶位上的人,此时正睡得很香。

在他印象里,江?月很少在外面这样睡着。他们相处的时间不算多,仅有几次的出差,下了飞机再累再困,他都是坚持到酒店才睡。他好像很抗拒将自己无防备的样子袒露出来,就像是一只刺猬,用满身的刺来保护自己。

其实他对这个弟弟并没有太多感情,严格来说,他的到来,不过是父亲想要牵制自己的一颗棋子。可是明明知道这些,他还是会生出一丝同情。可能是因为,他从他的身上看到了自己,那个满身是刺的自己。

当他抽到第四根烟的时候,副驾驶位上的人动了动,然后很快醒了。江?年拍拍身上烟味,走过去。

“你怎么不叫醒我?”

“准备抽完叫你的,你就醒了。”说完,江?年发动车子。

江?月推门下车,刚走了两步又回来,“你要不上去休息下再走?疲劳驾驶挺危险。”

江?年笑笑,“不远,一会就到了,你上去吧。”

然后车子调转了车头,往反方向驶去。

江?年确实困了,再加上几天来没有好好休息,刚下飞机就开车出来一天,此时觉得疲惫不堪,只能强打起精神开车。在一个路口的时候,突然窜出来一个小狗,他反应不及,方向盘一偏,撞到了一旁的栏杆,还好此时这里没有什么人,没出大问题。

他人没出什么问题,可车子前面凹陷得厉害,没办法再开了,手机被甩出去时碎掉了,没办法用。

他站在路边,又困又累头又痛。他所在的位置并不是特别热闹的地方,所以半天也见不到一个行人,连借个手机的人都没有。

等了半个小时,前面过来一个骑山地车的人,看着像是学生,背着一个背包,很有节律的踩着车轮。

江?年赶紧站在显眼的地方招手,“哎,借……”

他话还没有说完,对方一听到这字,屁股立马从座椅上抬起,站起来使劲踩车轮,刷一下从他面前越过。

江?年一脸黑线。是把他当劫道的吗?

他低头看了下自己,黑西服黑裤子,这里路灯不太明显,咋一看,确实像!

最新小说: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李暮歌 快穿之最终夙愿 岳风柳萱免费小说 穿成反派世子爷的亲妹妹 心界之主 都市至尊狂婿 岳风柳萱全文免费阅读 绝颠之路 苏洛林妙颜全文免费阅读 快穿炮灰女配又要逆袭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