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.第 2 章(1 / 2)

杨西睁开眼时,发现酒吧里已经挤满了人,灯光也开始像彩虹一样五彩斑斓,播放的嗨曲让现场燥热不已,吵得他头痛欲裂。

他胃里有些不舒服,今天喝的有点多,脑袋昏昏沉沉。对面的付伊凡一边欣赏舞池里的表演一边慢慢灌酒,双眼通红,看不出来是醉了还是清醒。

“喂,喝爽了吗?是不是该回去了?”杨西问,声音一出来就淹没在酒吧震耳的音乐里,他不得不撕扯着嗓子又大声问了一遍。

“还有特别精彩的节目没有上呢,等会……”从付伊凡略显猥琐的眼神里,杨西大概猜到了是什么节目。

杨西指指卫生间方向,“我可能要吐了,你自己欣赏吧~”说完,也不等付伊凡回话,就往卫生间方向走去,脚下有些虚浮。

到了卫生间,杨西趴在马桶上半天吐不出来,到最后脚都麻了,他索性盖上马桶盖子坐在上面缓气。刚掏出烟准备点火,就听到一声娇喘从旁边溢出,吓他一大跳,手一哆嗦,烟掉在地上。

关键是,这声音分明是个男声?!什么情况?Gay?

不等他多想,隔壁的声音又开始了,这次的娇喘简直是限制级,杨西除了将嘴巴张成一个O型,已经什么想法都没有了。

大概呆掉一分钟后,他才想起来自己得赶紧离开,不然肯定得猝死在这里。长这么大,他除了电脑里面的小电影,还没有这么近距离的欣赏过活春宫,他心脏受不了这刺激。

刚推开门,他就看见隔壁门也推开,然后一个身材跟他差不多的年轻男人走出来,黑衬衣黑裤子,咋一看完全就是个禁欲系男人。对方也听到他的动静,转头看他,这时杨西能很清楚的看见他脸上还未褪去的红潮,以及一张对于男生来说长的过分漂亮的脸蛋。

对方一愣,可能没有想到这里还有人,不过他仿佛对自己刚才的事情并没有很在意,只是微微皱眉,就直接到洗手台前镇定自若的冲水。

杨西站了几秒想等对方走了再去,可是对方好像不急不慢,他傻站着显得有些蠢,想着对方都不介意,他这个旁观者有什么不好意思的。

他走到洗手台,跟对方一并站着低头洗手,对方擦完手没有直接离开,而是在整理衣服,毕竟刚才经过了很激烈的行为。

额?好像哪里不对???!

杨西突然意识到,从始至终,只有面前这一个人在隔壁完成了刚才的事情,也就是说……他在打飞机??

想到这个,杨西忍不住抬头看了眼对方,发现对方也正好从镜子里在打量自己。一时气氛尴尬无比。突然,对方笑起来,毫不预兆的,狭长的眼睛眯起来,好像是一只慵懒的花豹。

“刚才听得过瘾吗?”对方问道,声音低沉磁性,带着一丝调笑的味道。

“……”杨西此时的表情应该有点蠢,因为他完全呆掉了,不知道该怎么反应。

他这样的行为好像取悦了对方,唇边的笑意更大了,他侧过身子看向杨西,微微歪头扫了他几眼,好像是下判断一样。

“你是处男。”

陈述句。

“咳咳咳咳!”

杨西被他的话呛到,感觉自己脸上微微发烫,一半是因为对方直白的话,一半是因为他竟然还猜对了!

他虽然长的一表人才风流倜傥,有才华又温柔,奈何女人都瞎了眼,竟然没有人跟他表过白!连付伊凡都有人追,从大一开始就有人送情书,只有他两袖空空,连一张纸条都没有。直到现在,他都没想明白原因!

正在他愣神间,门被推开,只见付伊凡的脑袋探进来:“还以为你掉到马桶里了呢,正准备来捞你。”

旁边的黑衣男人瞥了一眼付伊凡,没什么表情的越过他推门出去。

付伊凡看了眼走远的人,回头问杨西:“你认识的人?”

“不认识……”

“还以为你怎么着人家了呢~”付伊凡随口说道,一边往外面走,“看他一副被摧残的样子”。

“……”

杨西有时候真想敲开这位好友的天灵盖,看看里面到底装的什么。都是脑结构,为什么他的就格外曲折离奇呢?

“知道我刚才看到谁了吗?”付伊凡突然神神秘秘,一副欲知后事请尽快讨好我的表情。

“谁?你的大姨夫来了?”杨西坐到沙发了,给自己倒了杯凉水。

付伊凡被他的话呛了下,“我的是大姨夫,那你应该是大姨妈~”

“……”

杨西已经懒得跟付伊凡说这种没营养的话了。

付伊凡凑到他身边坐下,“我说出来,你就感兴趣了——早上见过的,盛凌集团的,西服男,记不记得?”

说到盛凌,杨西已经知道他说的是谁了,早上才见过一面,虽然只一眼,他就已经将那个盛凌来的代表印在了脑子里,总觉得这人有股熟悉感,又不记得哪里见过。

“他走了吗?”杨西往大厅扫里几眼,没有看到那个人的身影。

最新小说: 精灵球从梦幻开始 这个人仙太过正派 首富从谈恋爱开始 德鲁伊也能成为最强者 刚成凶兽,有人在我山头建宗门 兵甲狂潮 仙途妖路守经人 签到末武大军阀 人类安可 随身带个遥控器